首页 > 文学导航

丞相被和离热门推荐

丞相被和离 文学导航 2020-11-24
《丞相被和离》是作者柳韧枝所创作的一部古言小说,主人公是柳若闻暮 ,小说讲述了柳若心里冷笑,怎么,生怕别人知道刘玉芙才是他的心上人,所以要把她藏好,不让别人害了她。

精彩阅读:

柳若从茶楼出来,又绕路去了玲玉坊,她常来,是以玲玉坊的老板与她熟识。

玲玉坊的老板是一个比她大三岁的姑娘,只身在这京城中闯荡。

她头上只简单的簪了一只木簪,衣服也是最朴素的料子,她相貌周正,性子热情。

她见柳若进来了,起身迎了过去。

“这次又看上我哪个糕点的方子了?”她笑道。

“这次我可不是来跟云姐姐要方子的,是跟姐姐来买糕点的。”柳若亦笑着道。

“哟,转了性了,竟然不给你家大人亲手做糕点了。”云艺娘眉眼一抬,看着柳若笑道。

“要哪种糕点?”云艺娘拿出了油纸准备给她打包。

柳若却顿了顿,依偎到云艺娘身侧,对她道:“还是劳烦云姐姐告诉我这酥皮千层糕的做法吧。”

云艺娘瞬时笑了起来,她捏了捏柳若的脸,道:“我就知道,你准得亲手给他做。”

柳若展颜笑道:“还是云姐姐懂我。”

云艺娘吩咐学徒看着店,随后带着柳若去了后厨。

“云姐姐这厨房可是我最爱来的地方。”

“也就只有你能进来了,旁人我才不带进来呢。”

云艺娘边揉面便道:“听说你带着刘玉芙去王夫人的宴会了?”

柳若在旁低低的嗯了一声。

“你还落水了?可是她干的?”云艺娘低头揉着面,问道。

“是她。”柳若将海棠花洗干净,低声回道。

云艺娘拍了一下手中的面团,转头看着柳若道:“你家大人怎么说,就这么看着她欺辱你也不管管她?”

“她一个妾都算不上的玩意儿还欺负到你这个正室头上来了。”

“她如今可还在府上?”

柳若默不作声。

云艺娘顿时急了,“她都这么明目张胆的推你下水了,你家大人竟还留着她?”

“夫君他也有他的难处……”柳若欲言又止。

“他堂堂丞相能有什么难处,不就是偏宠那小蹄子。”

“你过来。”云艺娘拉着柳若进了内室,从一个压底的木盒里拿出了一个瓷瓶。

她凑到柳若身侧,轻声道:“这可是我从南域弄来的药,只要一粒保准你家大人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云艺娘说的神神秘秘的,柳若也搞不太清这个药是怎么用的。

她想再问,云艺娘却不给她这个机会,将药塞给她后便推着她出了房门。

最终柳若还是没能学成糕点,她领着用麻绳系着的油纸袋回了府。

回府后,她将糕点交给叶之,吩咐道:“把糕点装进食盒里。”

叶之拿着糕点出去后,柳若拿出了云艺娘交给她的瓷瓶,瓷瓶里只有一颗药丸,黑色的药丸静静地躺在青色的瓷瓶里,仿佛批了一层神秘的纱衣。

叶之进来时,柳若迅速的将药丸放进了衣袖里。

……

紫藤搭在长廊的木架上,盖住了一地的阴翳。

柳若着一袭浅绿色衣裙,头上戴着那只金翅花步摇。

鸟叫与蝉鸣声响彻了整个夏天,柳若缓步向闻暮的书房走去。

书房内的四角皆置冰块,是以柳若一***便感受到了一丝凉意,屋内和屋外仿佛是两个天地,一道木门将炽热阻隔在门外。

没有通传,柳若提着食盒径自入了闻暮的书房。

书房内,男人坐于软榻上,手执一枚黑棋,他长得极好,此刻微微皱着眉,让人有种将他的眉毛抚平的冲动。

柳若进来后,将食盒里盛着糕点的盘子摆在了矮桌上,她柔声道:“夫君可累了,要不要用些糕点。”

闻暮不冷不淡的看了她一眼,随后眼底徐徐展现了些许笑意。

柳若攥紧了藏在袖中的那颗药丸,她强装镇定,对闻暮笑了笑。

闻暮将指尖的黑棋轻抛进了白色的旗盒中,随后对柳若温声道:“夫人陪我一起用些可好?”

柳若在他身侧坐了下去,两人挨得极近,他身上的屡屡药香若有若无的掺杂在了柳若的呼吸间。

一块糕点递到了柳若手中,柳若顺手接过。

“夫人身体如何了?”他微微侧头,低着眸子看向柳若柔声道。

“并无大碍了,夫君身体如何了?听说那日夫君救我后也晕了过去,可有大碍?”柳若沉着心与他虚与委蛇,脸上挂着一抹浅浅的笑。

闻暮低声笑了声,眼里却一片幽深,“无碍。”

“夫君,你可有看到我是如何落水的,我觉得有些蹊跷,我站的好好的,却突然落了水,这其中可有什么蹊跷之处,刘妹妹也落了水,可是有人要暗害我们?”柳若表现出一副有些怕的模样,疑惑的看着闻暮。

“许是***地滑。”他捏起了一块糕点,掀唇咬了一口,一副不想多言的模样。

他这幅张口就胡扯的模样看的柳若怒火中生,她将糕点放回了盘中,端起桌上的凉茶喝了几口。

看着空掉的茶碗,柳若平复了一下心情,随后柔柔一笑,道:“我新学了一种点茶的法子,我去做来让夫君尝一尝可好。”

闻暮头也不抬,目光又放到了那盘棋上。

柳若自顾自的转身离开。

……

黑色的药丸逐渐融于绿色的茶水中,柳若的心绪有些飘忽,她头一次做这种事,心里有些紧张,这药丸也不知是何药效,若是闻暮吃了,能听她的话那自然是好的,若是不能,那她也只能另谋出路了。

柳若心想,这药若起了效,她便让他与她和离,然后娶刘玉芙,并昭告全天下刘玉芙才是他心爱之人。

柳若从侧间出来,手里端着方才调制的那杯茶。

她走到闻暮面前,将茶放在闻暮跟前,道:“夫君,你尝尝,这茶的味道如何?”

她望着闻暮的眼里满是期待,闻暮在她殷切的目光中饮下了那杯茶。

“夫君觉得这茶如何?”柳若问道。

闻暮将茶杯轻放在桌上,望向柳若的眸子里带着笑意,他浅声道:“不错。”

柳若闻言,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显。

她又问道:“夫君,我前几日去茶楼听书,那说书人说了一个百年前的故事,我对百年前的事儿有些好奇,夫君可有那时的书,我想闲时看一看。”

看书是其次,柳若不过就是想找个借口留下来。

闻暮带着她去了书架处,许是书放的高,他踩了一个矮凳伸手去够。

恍惚间,柳若听到他轻咳了一声,随后一个黑影便朝她压了过来。

柳若下意识的抱住了差点摔倒的闻暮。

她知道闻暮体虚,可也知道闻暮的体虚是装出来的,那矮凳放的稳稳地,任谁踩上去也不会摔倒,他搁这虚给谁看?

心里虽这样想,但柳若面上丝毫不显,她扶稳闻暮,一脸关切的问道:“夫君,你怎么了?”

闻暮冷着脸道:“无事。”

柳若松开他,道:“要不要去请个大夫?”

他的神色有些发冷,走在柳若前面道:“不必。”

他句句简短,柳若也不愿厚着脸皮贴他的冷脸。

她道:“我扶夫君去休息一下可好?”

闻言,闻暮神色不明的看了她一眼,随后随着柳若入了书房的内间。

柳若见闻暮躺在榻上后,没有要走的意思,毕竟她才给闻暮吃了那药,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症状,她打算寸步不离的守着他。

闻暮见她不走,便也没有多言。

室内一片静默,柳若闲的无趣,便去瞧躺在榻上的人。

他的眉眼很好看,修长的眼尾似墨水的笔尖,他望着人时,那笔尖往往能勾勒出一抹笑意。

他的面皮白嫩,却并不女气,反倒是俊朗如玉,渐渐的,那抹白皙的额头上渐渐冒出了一些细密的汗。

柳若盯着他看了会儿,从腰间抽出来帕子,轻轻的擦拭闻暮额头上的汗。

手却被人冷不丁的攥住,那力道仿佛要将她的骨头捏碎。

柳若挣扎了片刻,攥着她手腕的那只手却突然失了力道。

只见那薄唇间缓缓的吐出两个字,“水,水。”

柳若立马去给他拿水。

她见榻上之人神色有些迷茫,以为那药起了效。

她想问,你是否真的爱极了刘玉芙?可话到了嘴边却改成了:“你对我可有半分情意?”

榻上的人此刻仿若失了神智,只喃喃道“水,水。”

柳若心里一慌,难不成是吃药吃出毛病来了?

她抬手抹了一下闻暮的额头发现他热的厉害。

她心里一紧,连忙出了书房。

忍冬守在书房外,她出来时,忍冬并未瞧他,只言不语跟颗柱子似的立在那里。

柳若心跳的飞快,她快步回了屋子,想要收拾东西赶紧离开。

闻暮若真的死在屋子里,定能查到他的死是与她脱不了干系,她此刻必须要逃。

柳若并未收拾多少细软,这些年跟着闻暮走南闯北,也挣下了不少银票,她将银票全藏在了胸前的衣襟里。

夜幕渐渐深沉,府里的灯也已灭尽,柳若背上了收拾好的细软,轻手轻脚的关上门。

一回头,却撞进了一个温热的胸膛间。

又是那抹熟悉的药香,柳若脑袋空白了一瞬,旋即她抬眸对上了那一双比暗夜还要幽深几分的眸子。

“夫人这是要去哪?”他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平静,可那双眸子里却聚起了无数的暗涌。

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内容>>

本文来自网上公开免费推荐章节,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,烦请联系2438514686@qq.com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!

Bluemax-蓝码智能

备案号 | 粤ICP备15075408号-2

Copyright © 2019-2020

使用手机端扫描上面的二维码

浏览移动站获取更多科技信息